繁体简体

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西方政客又玩的什么把戏!

华夏经纬网 > 新闻 > 热点聚焦      2021-12-03 16:37:23


    美国总统拜登11月18日在白宫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面时被问及是否在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时说:“这是我们正在考虑的。”在美国此番表态后,英国官员也声称正在“积极讨论”是否联合其他“五眼联盟”国家的代表予以效仿。随着北京冬奥会的脚步渐近,太平洋彼岸却又传出一波“抵制冬奥”的杂音,美国等个别国家政客不惜把体育运动政治化,这次又玩的什么把戏?


1128108612_16380688534061n.jpg

  图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会徽。新华社发(北京冬奥组委供图)


是谁在炮制“外交抵制”冬奥会的闹剧? 


  近日,美国等个别西方国家的少数政客声称,将“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


  这个话题引发关注,源于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11月18日在白宫回应记者关于冬奥会时的一句话。拜登在回答美国是不是会考虑对冬奥会进行某种抵制时说:“这是我们正在考虑的。”


  在美国此番表态后,英国官员正在“积极讨论”是否联合其他“五眼联盟”国家的代表予以效仿。“五眼联盟”的成员国包括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加拿大。


  美国国会政客是先锋


  所谓无风不起浪,在这件事上,确实有推动相关“议程”的人。早在今年2月,一些共和党人就在参众两院都提出提案,谋求更换冬奥会的主办国家。上个月,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又推出了一项提案,要求美国国务院不对参加冬奥会的美国政府雇员提供“支持或便利”。推动这件事的人是共和党人、参议员罗姆尼。


  罗姆尼是2012年美国大选时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在政治表达上经常摇摆。比如,在2002年担任盐湖城冬奥会组委会主席的时候,表示过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会。但在参加2012年大选的时候,又说只要胜选上任,就会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此外被点名的还有民主党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华尔兹、共和党参议员科顿等人。


  欧洲也是议会政客先挑事


  欧洲议会在今年7月初通过了不具强制力的决议,呼吁欧盟及成员国的官员不要出席冬奥会。这个决议没有引起外界多少注意。


  而英国这两天被关注,是因为在拜登模棱两可地回答记者提问后,五名英国保守党政客立刻跟风致信约翰逊,要求他禁止英国官方外交代表出席冬奥会。


  但据英媒报道,约翰逊的办公室目前对外仍表示,尚未作出相关决定。其办公室援引约翰逊过去的表态称,英国长期以来不支持抵制运动赛事。


他们为何打出“抵制冬奥”这张牌? 


1128108612_16380688812421n.jpg

  11月27日,瑞典选手桑德拉·奈斯伦德(左一)、瑞士选手芬妮·史密斯(左二)和法国选手贝尔热·萨巴泰尔(右二)在“相约北京”系列测试赛女子组比赛中。新华社记者杨世尧摄


  从表象看,近段时间以来美欧一些人通过给中国炮制子虚乌有的污点,如涉疆、涉藏人权议题来煽动抵制北京冬奥,其中尤以炒作新疆人权议题为甚。


  西方国家将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扶贫、经济发展等领域采取的积极建设性措施污称为所谓“强制劳动”、“侵犯人权”、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在新疆治理上,中国始终认为贫穷和落后是滋生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源头,致力于通过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解决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滋生土壤,这一理念符合国际社会广泛共识。


  体育运动不应被政治化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认知。美欧一些人士试图借人权议题给北京冬奥会贴上政治标签,并作为自身政治工具,已严重违背了国际奥林匹克精神。


  那些人并非为了抵制奥运而抵制,更不是冬奥赛事本身有何问题,其主要意图是将“抵制冬奥”作为抓手,给中国施加额外的国际政治和外交成本。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在团结抗疫和疫苗国际合作方面赢得国际社会广泛好评,一些政客希望借炒作人权议题来抵消国际社会成员对中国的好感、消减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吸引力。


  闹剧背后更不难发现大国战略竞争的“影子”。“抵制冬奥”是个别大国对华打出的一张牌。一些政客希望借助自己在意识形态、国际话语体系的霸权地位,巩固自身主动权,同时让中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在国际话语体系中处于被动“挨骂”地位,对中国进行价值观丑化,以服务其对华竞争战略。从这个角度讲,他们就是要给北京冬奥添乱。


  从长远看,个别国家人士试图“抵制冬奥”之举,是以伤害自身公信力甚至国际信誉为代价的,必然会引起国际社会多数成员的反感和反对。


中国从未邀请 反华政客自作多情 


e520aac9b17444a7b775422d0e6a9fdc.jpg

  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位于河北张家口,这里将承办2022冬奥会冬季两项的11项比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奥运规则,外国官员出席奥运会应由本国奥委会发出邀请,最终决定权在国际奥委会。在以往奥运会的历史上,东道国经常邀请外国政要在冬奥会期间访问该国,同时出席冬奥会。


  不过,一名接近北京冬奥会举办相关事务的人士表示,作为东道国,中国从来未向美国政客发出过出席北京冬奥会的邀请,也并没有在冬奥会期间大规模邀请外宾来华活动的计划。


  该人士解释称,当前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并不适合大规模邀请外宾来华活动,增加疫情传播风险。据媒体公开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出席今年夏季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的外国政要人数位列近代奥运史上最低。此前,中方更已明确表示,致力为世界呈现一届简约、安全、精彩的奥运盛会,“简约”和“安全”二词已传递出明确信息。


  “运动员才是这次北京冬奥会的主角”,该人士称,在中方看来,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精彩蕴含在运动员的精彩表演和奥运精神的彰显之中,与美国等个别西方国家一些反华政客是否出席毫无关系,“没有这些西方反华政客的掺和,北京冬奥会只会更精彩。”


抵制冬奥会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亵渎 


  作为奥林匹克运动总章程,《奥林匹克宪章》中明确规定,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国际奥委会的专有资产,国际奥委会拥有与之相关的全部权利。国际奥委会将举办奥运会的荣誉和责任授予某个城市,即奥运会举办地。


  从这点来说,国际奥委会是奥运会(包括夏奥会、冬奥会、青奥会)的唯一主办方,而无论是今年夏天举办奥运会的日本,还是即将举办冬奥会的中国,都是从国际奥委会手中获得了某一届奥运会的举办权,倾注热情,出钱出力,为推动奥林匹克运动发展做贡献。在奥运会、冬奥会筹办举办过程中,国际奥委会拥有很大的建议权、指导权甚至决定权。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则在赛程安排、规则制定、裁判选定、器材选择等重要事项上拥有决定权。举办城市虽然也有较多的权利,但更多是在为国际奥委会、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全球运动员搭建一个切磋技艺、交流情感、增进友谊的舞台。


  因此,所谓“抵制北京冬奥会”,实际上是在公然挑衅和反对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界和全球运动员,也是亵渎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理想。


1128108612_16380689008101n.jpg

  10月25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过视频连线致辞北京冬奥会倒计时100天活动。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对于备战四年的各国和地区运动员来说,奥运赛场是争取荣耀、成就梦想的舞台。渴望参加北京冬奥会,是全球运动员最基本的权利和最强烈的共识。两枚冬奥金牌得主、美国运动员希弗林表示,希望能够参加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比赛。伦敦奥运会男子跳远冠军、英国选手格雷格·卢瑟福德“跨界”入选英国雪车队,期待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拿到夏奥会和冬奥会奖牌的运动员,“我希望创造历史”。


  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约翰·科茨认为,将运动员聚在一起,相互竞争,交流想法,分享他们的人生故事和梦想,这真的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都能看到,奥运会、冬奥会是如何创造友谊、理解、尊重和团结的气氛的。


  奉劝国际上一些反华人士,多学习一些奥林匹克基本知识,少一些自以为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违背全球运动员的心愿,注定只有失败一条路。



  综合自中新社、新华社、环球时报、新京报等


责任编辑:徐亚旻
热门评论
大陆新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